首页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伽利略何时能够实现完全服务?

来源:曹 冲   2024-04-15 07:25:10

2016年欧洲伽利略系统就宣布投入初始服务,快十年了,还没有正式宣布投入全球完全服务。伽利略系统可谓命运多舛:2014年一次发射故障,两颗卫星没有进入预定轨道高度;后来因为时统的问题又发生系统停摆近一周的事件;近年来因为俄乌冲突无法利用俄罗斯的联盟号火箭,让已经建造好的卫星搁置在地面仓库中,无法发射升空,使得伽利略系统真正正常工作提供全球导航服务的卫星数量达不到24颗之数,因此无法实现全球完全服务。同时,欧洲自己的阿丽亚娜-6号火箭研制进程一再推迟,因而在只能够临时采用美国的马斯克空间探索公司来发射,以期在今年内通过双发双星,有望达到完全服务的水平。

今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空间政策会议上,熟悉的面孔谈论着新的和不熟悉的事物。虽然伽利略继续表现良好,提供服务范围不断扩大,但如何将伽利略卫星送入太空的问题迫使联盟采取前所未有的、前瞻性的、对一些人来说不安的步骤。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以熟悉的口吻开始了2024年的欧洲空间政策会议:“我们面临许多危机,”他说。事实上,近年来发生了大量新的和不寻常的危机,在各个方面都引起了沮丧和恐慌:金融、生物多样性、气候、新冠疫情、再次气候、乌克兰、其他国家,以及现在的巴勒斯坦。然后,在危机中可以完成很多事情。2020 年,一位著名的欧盟委员提醒行业利益相关者,“在每一次危机中,都蕴藏着机会。危机可以使改变策略、采取非常措施和制定例外成为必要和合法。

“我们有乌克兰,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布雷顿说,“这需要大胆的回应。在当前的地缘政治局势下,关于进入太空,我们必须说实话,欧洲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已经失去了对太空的独立访问,使联盟旗舰伽利略号、哥白尼号和即将到来的鸢尾花平方号[IRIS²]的主权部署处于危险之中”。多年来,这种“独立进入太空”一直被提出为欧盟的核心原则之一。然而,欧盟不知何故选择依赖俄罗斯进行上述独立访问,以获得关键的发射服务和技术。

2024年欧盟空间政策会议。图片:彼得·古铁雷斯

欧洲航天局(ESA)总干事约瑟夫·阿施巴赫(Josef Aschbacher)同意布雷顿的评估。“我们正在进入一场全面的发射器(火箭)危机,”他说。“由于乌克兰战争导致联盟号的缺席,以及阿丽亚娜 6 号和织女星 C 的技术延误,使欧洲处于不可接受的境地,无法自由地进入太空”。“我们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比预期的要困难得多,”建造阿丽亚娜和织女星发射器的公司阿丽亚娜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斯蒂芬·以色列说。“我们所说的过渡(从阿丽亚娜5号到阿丽亚娜6号和织女星C)并没有按计划进行,原因有很多。但是,归根结底,给系统带来如此大压力的是联盟号的停工。联盟号应该是备份,以防阿丽亚娜6号迟到,万一织女星C出现困难,以及出于我们不负责任的地缘政治原因,它已经非常残酷地停止了”。

“在进入太空方面重新获得我们的主权至关重要,”布雷顿说,“如果欧盟要保持作为太空参与者的可信度。当然,阿丽亚娜6号和织女星C在准备就绪时仍将是我们的基线。因此,就目前而言,用布勒东的话来说,欧洲发射器政策的新原则变成了“明确的欧洲偏好”。欧盟委员会DG DEFIS安全与互联空间主任叶卡捷琳娜·卡夫瓦达(Ekaterini Kavvada)将这一信息牢记在心:“自治至关重要。没有它,就没有自信的太空力量,没有技术方面的自主性,也没有进入太空的自主性”。

一、欧洲求助于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围绕欧洲发射器危机的动荡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自 2022 年欧盟与俄罗斯关系破裂以来,地面上已经积累了不少于 10 颗全新的伽利略卫星,准备投入使用并等待进入太空。2023 年 11 月发布了一项非同寻常的公告;欧盟采取了它长期以来一直避免的举动。它同意与一家美国公司达成协议,发射其伽利略卫星。

这家公司,就是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SpaceX,当然是由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创立的美国运输初创公司,设计、制造和发射先进的火箭和航天器。该公司现在计划在2024年将两颗伽利略卫星送入轨道,搭载其猎鹰9号发射器。欧盟决定与SpaceX合作,可以说是值得称赞的。它摒弃了长期存在的独立进入空间的原则,而这一原则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严格遵守,它表明自己是灵活和务实的。它将把卫星送入轨道并向前推进,这应该让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告诉《Inside GNSS》记者,“对于联盟太空旗舰的部署和补充,欧盟必须拥有自主、安全和具有成本效益的太空访问能力。作为欧盟空间计划的项目管理者,欧盟委员会有义务确保所有欧盟空间旗舰的服务连续性和高水平性能:伽利略号、哥白尼号以及未来的IRIS²”。

“阿丽亚娜6号是伽利略的基线发射器。自从法属圭亚那太空港取消了阿丽亚娜5号和联盟号的发射服务以来,欧洲必须暂时依靠非欧盟发射器来确保伽利略等战略基础设施的计划需求。由于欧盟运载火箭暂时不可用,为了确保伽利略服务的连续性,接下来的四颗伽利略卫星计划于 2024 年在 Space X Falcon 9 发射器上发射,每次发射两颗卫星”。“第一个发射窗口预计将于 2024 年 4 月推出。然而,这取决于目前正在敲定的欧盟-美国安全协议。计划于2025年首次发射利用阿丽亚娜6号发射器的伽利略卫星,关键是要等待2024年阿丽亚娜6号的实现成功首飞”。该安全协议旨在确保欧洲工程师能够全天候访问伽利略卫星,并有权在发射失败和有效载荷在海上丢失时检索技术。

回到会议上,阿丽亚娜航天公司的以色列说:“好消息是,2024年将是欧洲发射器卷土重来的一年。阿丽亚娜6号将于今年夏天飞行,织女星C将在今年年底前重回正轨。SpaceX是房间里的大象,不仅仅是发射器的问题。SpaceX已经将数千颗卫星送入轨道,并给整个价值链带来了压力,当然还有发射器”。

二、马斯克很重要

近年来,欧盟在言论自由问题上与马斯克发生冲突,欧盟或多或少地呼吁他对其在线媒体平台X(前身为Twitter)的活动施加更严格的控制。根据 COVID 危机后通过的欧盟《数字服务法》,欧盟引入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格的规定,规定哪些内容可以在线发布,哪些内容不能在线发布。马斯克的SpaceX至少暂时成为欧盟太空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一事实无疑会让一些欧盟官员感到厌烦,他们认为马斯克有时是一个不那么尽职尽责的演员。在太空会议上,一位相当中肯的会议主持人问讨论欧洲进入太空的小组,欧洲是否需要自己的雄心勃勃的火箭品牌,即自己的埃隆·马斯克。

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瑟夫·阿施巴赫(Josef Aschbacher)说:“欧洲有自己的冠军。在太空中,我们有我们的冠军,在其他领域也是如此。他没有说出任何名字。“欧洲有能力发展非常重要的产业。几十年来,我们在汽车行业一直这样做。我认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来自南非,他可以选择去欧洲、加拿大或美国。他之所以去美国,是因为在那里他找到了一块非常肥沃的土地,以及可以投资和创办公司的条件。这就是欧洲在提供此类条件方面需要努力的地方”。

空中客车防务与航天公司太空系统执行副总裁让·马克·纳斯尔(Jean Marc Nasr)表示:“我们在欧洲不需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不是一个好模型。美国宇航局在某个时候将其业务外部划给SpaceX,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这种情况下,这是一项出色的工作。这是针对美国的。现在,美国宇航局来找我们做下一个国际空间站。他们来找我们。我们是欧洲人,我们可以做到。我们拥有实现这一目标的所有要素”。“我们缺少的是一个框架。我们的行业声音并不一致。在美国,他们有一个产业政策,一个非常明确的政策,一个非常好的政策。我去过那里,我见过它。在欧洲,我们还没有这个。我们在法国有法国的产业政策。我们在德国有个德国的政策,我们在西班牙也有一个。意大利正在实现这一目标,但我们对它有欧洲的看法吗?还没有。我们要努力集中精力,调整每个国家的优势”。卡夫瓦达警告说,不要试图在欧洲采用美国模式:“从工业的角度来看,SpaceX的模式被翻译为从A到Z的垂直化。我不认为这是欧洲工业的正确模式。一家公司,自己做所有事情,即使是最好的公司,从长远来看,也不会真正为项目做出贡献”。

“从美国模式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以色列说,“就创新而言,这是一种文化,但我认为我们都同意纯粹的复制粘贴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没有相同水平的公共资金,也没有相同的私人资金。我们需要在太空中走自己的路”。“就欧洲DNA而言,一个真正的区别是,我们想要一个可持续的空间,说实话,你提到的那个人完全不关心可持续空间。他组织进入太空的方式更多地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为了总结阿丽亚娜太空公司的故事,我们在会议结束后与以色列进行了交谈。他证实,他的公司对未来的发展方向持积极态度。关于阿丽亚娜6号首飞的2024年新窗口,他说:“是的,当然,我认为我们有真正的信心。这确实可行,我们会做到的。我们面前还有一些里程碑,但去年所做的工作,以及成功的综合测试,给了我们信心。所以,我们公开说的就是我们的真实想法。我们想在今年进行两次阿丽亚娜6号的发射,在那之后,25年应该是阿丽亚娜6号为伽利略返回的一年”。关于SpaceX的交易,他说:“由于我们都知道的原因,欧洲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这就是生活。对我们来说,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服务的连续性,这对欧盟委员会和欧空局来说很重要,而且完全可以理解。重要的是,当阿丽亚娜航天公司回来时,我们将得到欧空局和欧盟委员会的信任。对此,我毫不怀疑”。

三、展望2040年未来

欧空局局长约瑟夫·阿施巴赫谈到了欧空局新的2040年战略:“2040年似乎是很长一段时间,从现在开始的16年,但想想自16年前以来太空业务中发生的事情”。2008年,SpaceX首次成功发射了猎鹰1号运载火箭,使其成为第一个私人开发的全液体燃料运载火箭。“SpaceX当时正处于破产的边缘,”阿施巴赫说,“今天我们知道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太空公司”。在公共部门方面,他说:“2008年,中国正处于建立太空计划的早期阶段,从那时起,它已经扩展到各个方面——卫星、宇航员、导航和其他方面”。

相关新闻